曾道人四不像图
关晓彤表演《千手观音》惹著述权争议
更新时间:2019-03-02

  南京市中级公民法院常识产权法庭庭长姚兵兵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断定是否侵权,首先要看著作权归属,其中的各项具体权力,如编导、表演者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都须要依据事实来判断。“未经著作权人允许表演当然属侵权举动,但要分辨不同的权利内容。”

  值得留心的是,浙江卫视此次的《千手观音》波及侵权,也并非偶然。受访专家指出,现阶段来自电视台的大量综艺节目常常成为著述权侵权的嫌疑者。

  著述权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在这个看似如此简单的问题上,相关方面犯了糊涂?

  自带话题流量与热度的关晓彤,本身就是热搜榜上的常客。

  假如不是关晓彤和浙江电视台,或者很多人还不知道,想在电视上或其余与营利有关的场合表演《千手观音》,可不是只有有舞蹈本性加以勤学苦练就够了,还需要一件重要的事件,那就是著作权方的“授权”。

  “经授权才可使用,是咱们应当从这一事件中所应该意识到的。而不论是何作品情势,只有权利人享有权利,都需经权利人许可才行。”姚兵兵说。

  缺乏预警制度

  随着《千手观音》的大火,其毕竟是谁的作品,也惹来了争议。2006年9月,茅迪芳以舞蹈《吉利天女》著作权人的身份向北京市海淀法院起诉,称张继钢的《千手观音》与《吉祥天女》形成了本质性类似,恳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抵偿损失。

  2005年春晚,《千手观音》在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一经亮相,即给人以视觉的享受与心灵的震撼,21个平均年事21岁的聋哑演员将这一跳舞演绎得浑然一体、美轮美奂,赢得了全国观众“激动、流泪”的评估。

  关晓彤表演《千手观音》惹著作权争议

  版权归属明确

  □ 本报记者 张维

  浙江电视台看似未然对著作权人有所理解,不外,关晓彤对谁是著作权人显然并不知晓,关晓彤爸爸关少之前在微博上晒出的女儿后盾照片中,关晓彤与茅迪芳的合影就在其列。

  次日,浙江电视台“王牌对王牌”节目组已发表致歉声名称,已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踊跃失掉联系,双方正在良好协调中。节目组也阐明说,关晓彤领舞表演作品《千手观音》是著名艺术家、舞蹈编导张继钢先生创作,并在节目播出中特别作了介绍,字幕“编导茅迪芳”则是指茅迪芳老师引导了节目排练。

  那么,在此次事件中,关晓彤与浙江电视台是否侵犯了《千手观音》的著作权呢?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讨员赵盘踞说,舞蹈千手观音的有名度和美誉度都比较高,因此很多机构或个人喜好进行表演或模仿,然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足,或者考虑到侵权成本不高,而未从权利人处失掉授权。

  留神,受权者必须是法律意思上的著作权方。关晓彤跟浙江电视台就是因为不搞清楚真正的著作权方,而惹上了侵权争议。

  “包括舞蹈在内的良多文艺作品的创作非常不易,他人应该对权利人的知识产权给予充分尊重,依法取得授权,而不是任意表演或模拟,否则需要承当法律义务。”赵占据说。

  被李鬼忽悠了

  在案号为(2006)海民初字第26765号的民事裁决书中,海淀法院最终认定《吉祥天女》和《千手观音》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据此驳回了被告茅迪芳的全部诉讼请求。

  当天节目播出一个小时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再次发表声明,直接@关晓彤和浙江卫视称:“你们被李鬼忽悠了”。艺术团称本人领有舞蹈《千手观音》版权,关晓彤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表演的《千手观音》未经著作人授权许可。并再次强调,舞蹈《千手观音》编导为张继钢导演,而非节目组字幕中标注的茅迪芳,并保留查究法律任务的权利。

  这一次,她与浙江电视台“王牌对王牌”节目的组合搭配,再次将自己送上了热搜,不过,却是与一个刺眼的词放在一起,即“侵权”。

  关晓彤应无责

  齐爱民说,电视台综艺节目之所以屡踩侵权红线,归根到底,是由于我国电视综艺行业缺少相应的常识产权预警轨制,大多数电视台没有知识产权参谋和法律顾问,没有专业的知识产权管理局部和法务部门,缺乏对节目内容的知识产权审查机制和法律审查机制。

  广西知识产权发展研究院院长齐爱民教养认为,根据目前媒体所报道的情况以及浙江卫视发表的声明来看,基本上可以认定浙江卫视已构成侵权。浙江卫视应当结束侵权,即停止播放此节目、消除影响并向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赔礼报歉,同时通过协商等方式承担相应的损害抵偿责任。“但侵权责任不应扩大化,即作为加入节目表演的关晓彤等相干演员,并非侵权责任的承担主体,节目标制作方浙江卫视对关晓彤等演员表演的《千手观音》节目负侵权责任。”

  制图/李晓军

  就在粉丝们的一片欢呼与等候中,不和谐的声音不期而至。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称,“舞蹈《千手观音》的编导是张继钢,著作权人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未经容许的演出,已经涉嫌侵权了。”

  无论如何,这起案件至少确认了《千手观音》的著作权人并非茅迪芳。海淀法院在此案中认定的证据明白表明:北京版权保护中心已于2005年为艺术团颁发了12人表演版以及21人表演版《千手观音》的作品登记证。两个作品登记证书中作者均为“张继钢”,著作权人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

  据该案代理律师周公正所说,这一案件应当是我国法院断定两个不同舞蹈作品是否构成抄袭的第一案。在本案中,法院首次确立了判断舞蹈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法律尺度。在本案之前,舞蹈作品的侵权案件大多是简略的直接复制,断定侵权与否精深莫测;但两个独破舞蹈之间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或抄袭,无论在法学界还是舞蹈界,无论是实际界仍是实务界,均不一个判定标准。

  除此之外,2017年1月,在综艺节目《歌手》中,迪玛希在节目中和《“文化中国 四海同春”寰球华侨华人春节大联欢》汇总未经授权使用了《歌剧2》的词曲权利,原唱俄罗斯选手维塔斯向湖南卫视发送律师函。随后2月,张杰同在《歌手》中翻唱了歌曲《默》,版权方高晓松发文斥责湖南卫视侵权。而目前已经制造五季的《中国好声音》也辨别在2012年8月、2014年8月、2015年10月,因歌手演唱歌曲未获得版权方许可受到诉讼。

  姚兵兵同时指出,此类表演可能还有借鉴、摹仿的问题,如果形式有相似之处,还要看是否两部作品构成实质相同,“这也就是著作权的思维跟形式二分法为基础的内容了”。

  “当然电视节目个别都是营利性的,特别是有电视广告收入。”姚兵兵说。

  齐爱民以为,我国电视影视行业应树立知识产权意识和法律意识,设破知识产权治理部分,建章立制并尊敬和实行,及时对知识产权问题进行预警防范,防止因一味追求商业利益而忽视法律底线的行动,从而避免因知识产权侵权给自身财产、名誉带来不可挽回的丧失。

  此前,音乐类综艺《明日之子》在音乐、舞美等方面多次陷入侵权“风波”。第二季开播前夕,歌手毛不易在未经授权的情形下演唱了音乐人李志的作品《对郑州的记忆》,被李志状告侵权。随后,在第二季第四期的节目当中,选手黄翔麒演唱时所用舞美也被指剽窃2018年2月3日林英雄“宏大的渺小”线上新歌演唱会《黑夜问白天》舞台地面屏幕视频素材,《明日之子》官微也否定抄袭并发文致歉。

  2月15日,浙江卫视官微发出“王牌对王牌《千手观音》节目预告”,从中能够看到这位95后人气花旦身着金光残酷的舞蹈服,现身于“王牌对王牌”节目,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奇特再现春晚经典舞蹈《千手观音》,甚至敬经典。

  目前,跟着浙江电视台的一纸致歉申明,事件常设告一段落,然而,这件事带给社会的反思才刚开始:咱们司空见惯的事情,却早已踩了侵权的边界。

  十多年前的一场《千手观音》著作权纠纷案件随着这次争议浮出了水面。

  姚兵兵特殊提到,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划定的公平利用(在本事件中即免费表演),不认定为侵权的情况,其中规定,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应用别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为先容、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别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等等,可能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余权利。